盗梦传说

    刚看完Inception,之前听了很多人说看不懂啊之类的话,忍住了一篇评述都没有看,今天终于在电影院看完了,没有意料中的不明白,我想大家唯一的点,就在于最后,那个陀螺到底有没有停下,Cobb到底是不是生活在梦境中?

Your mind is the scene of the crime.
你的梦境,就是犯罪现场。

   看完<inception>我突然想到可能电影讲述的是这样的一个故事。
   整部影片的Cobb都只活在梦境中。影片中出现的任何人事物都是Cobb在梦境中构筑出来的。
   让我们先来回想一下影片中出场的人物。
   Cobb(Leonardo DiCaprio),一个梦境潜入者;
   Arthur(Joseph Gordon-Levitt),拥有扎实梦境专业知识的助手;
   Nash(Lukas
Haas),三人团队的出卖者,同时也成为了日本人Saito与Cobb合作的引路人;
   Saito(Ken
Watanabe),日本能源企业的头目,一个能够在现实世界中基本实现构造的日本人。
   Ariadna(Ellen
Page),Miles的学生,也是Cobb要找的优秀的梦境构筑师。对于她的身份,我认为有两种可能,一是她只是一名Miles
的学生;二是她就是Mal青年时的原型。这只是猜测,我会在后面说出我的想法。
   Eames(Tom Hardy),一名优秀的植入者,并且认识药剂师Yusuf。
   Yusuf(Dileep Rao),优秀的药剂师,能够制造出强力镇定剂。

本来想看完第三遍再写影评的,怕还有很多没注意到的细节被忽略,但是发现随着时间推移,怕是之前注意的细节也忘了。喜欢Christopher
Nolan的深度,其实是从他上一部电影The Dark
Knight来的,那种深度真是十年一遇。可我仍然抱着“也许就是因为赶上蝙蝠侠这个好题材吧”如此想法去检验他其余的作品,却发现此人并非善茬。Batman
Begins虽然一雪蝙蝠侠系列低迷的气势,但是制作方显然并没有从一开始就完全信任这个英国文艺青年。好评如潮之后再接再厉的Prestige(致命魔术)真是既赶上了好题材,又有了一定的信心基础。从这起,Christopher
Nolan绝对的深度挖掘开始了。或者说,又回到了Memento(记忆碎片)那时的冲劲儿。

  如果你也是这么想,那恭喜你,你成功得被inception了,“用陀螺是否一直转”来判断此时的场景是不是梦境,这就是诺兰整部电影在力图植入给观众的想法~!
  
  好吧,首先,Cobb说陀螺这个方法是他妻子Mal告诉他的,但明显Mal是因为没有办法分清梦境和现实而去跳楼了,那为什么这个所谓的图腾/参照物是她告诉Cobb的呢?

《盗梦空间》,Inception。2010年七月在北美上映后连续四周霸占北美票房排行榜榜首之位,九月引进国内几乎已秒杀的票房速度破亿,影迷疯狂追随,IMDB评分瞬间拍到了第三位,与《教父》这样的经典电影并驾齐驱。
作为一部以视觉效果冲击观众眼球的科幻大片,《盗梦空间》竟然可以出色到如此地步。
但是吸引了我的,却只是这句台词。

   Miles(Michael
Caine),Cobb的授业恩师,一位灵魂构筑的导师。私下认为他是Cobb妻子Mal的父亲,这个猜测我会在后面说明。
   Mal(Marion
Cotillard),Cobb的妻子。同样是一位优秀的梦境潜入者。影片中Cobb说妻子是在脱离梦境时,无法分清现实与构造梦
境,然后选择了自杀。我认为在第三种可能中,Mal是整部影片中唯一活在现实世界的人,而Cobb以及整部影片出现的其他人,都是Cobb的梦境中制造出来的。
   Robert Fischer,Jr.(Cillian
Murphy),美国能源大亨的唯一遗嘱继承人,也是Saito想要瓦解的竞争公司的继承人。

他的风格如今已经确立,就是把一个很独特,绝对独特的题材挖掘到极深处。这种风格在现今的影视界是很少有的。Nolan自己写剧本,这和James
Cameron一样,但是很明显的,两个人挖掘的方向不同。当Cameron研究全新的实时三维成像拍摄技术,并把动态合成摄影机搬进摄影棚的时候,Nolan正在书房里精心架构自己的梦境世界,为完全独特的荧幕感染力设定基础逻辑呢。

  我们再回到Cobb和Mal陷入最深那层的状况,Mal始终不肯离开那个世界,两个人在一起快50年了,Cobb想回去但Mal始终不肯,于是Cobb给Mal植入了一个想法,就是去怀疑这个世界是否真实,Mal怀疑了,动摇了,最终和Cobb携手卧轨离开了那个世界。

你的梦境,就是犯罪现场。

   熟悉过影片的主要人物之后,接下来我们就要进入诺兰的世界去。
   影片的开头是一个梦境的植入窃取信息的过程。这个梦境有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在发生暴乱城市的建筑里,第二个层次是在更为简化的日本人的Saito的公寓中。现实世界是在新干线的车厢内Cobb,助手Arthur和Nash三人使Satio昏睡,并且潜入了Satio的梦境,试图获取雇佣Cobb团队的公司想要获取Satio头脑中的信息。在第一层次里,我们可以想象出来这样一个开放式的情节。梦的建构者
Arthur,构筑了一个Satio和他们三人在一个发生暴乱的城市里,这个城市是Satio与情人幽会的地方。而为了躲避暴乱,Satio不得不带着他们三人躲到了他与情人幽会的房间里。在房间里,Cobb三人又带他进入了第二层梦境,Nash负责留守。
第二层梦境的制造者是Cobb。在这个梦境里,制造的是Satio在东京的公寓。公寓里有Satio放在保险箱中的机密文件,也就是Cobb需要得到的商业信息。梦境中,Cobb本应很顺利地就能获取机密文件,但却出现了Mal的影子。Mal在梦境中企图阻止Cobb的行动。最后,虽然Cobb获得了机密文件,但文件中的内容完全不是他需要得到的。这个可以从第一层梦境中的威胁,以及Satio自我防御意识的形成看的出来。
回到现实世界的Cobb和助手们不得不面对任务地失败并且选择逃跑。
    影片的这个部分,诺兰让我们在疾驰的新干线上初窥潜入梦境的概念。
    在这个部分,诺兰用了一个小小的细节就丰满了渡边谦饰演的Satio角色。在新干线上,从梦境中醒来的那一刻,Satio嘴角得意的微
笑。果这个微笑有两种可能的含义,一种是因为他的防御能力高于Cobb团队的能力,他满意自己抵挡住了他们;另一种就是那个雇佣Cobb的公司并不存在,只是Satio为了能够测试一下Cobb团队的能力,而用金钱买下的公司…Satio连澳洲航空公司都能买下来…
他很满意Cobb团队的能力。
之后的剧情,为什么Satio能够知道Cobb想要回到美国孩子们的身边,为什么知道Cobb居住的酒店,以及在Cobb在欧洲被攻击时,能够突然出现解救Cobb。
诺兰的编辑,渡边谦的演技,丰满了本来应该是一个花瓶的角色。
这些都是一些小细节,让我们继续跟着诺兰的剧情走下去。
    接下来,Satio追捕到Cobb并用能够让Cobb重新回到美国作为诱饵,来雇佣Cobb进行另一场商业间谍活动——让Cobb潜入美国能源大亨的儿子Fischer的潜意识里,植入思想,让他产生分裂他父亲死后即将留给他的公司。
   Cobb为了能够回到儿女的身边,接受了这次的植入任务。他所需要就是一个优秀的团队:一个高明的梦的构筑着,一个除去助手之外的潜入者(三层梦境中必须有两个人负责留守kick),一个药剂师。
    他来到欧洲找到了他的导师Miles。他希望Miles可以帮助他介绍一位优秀的梦的构造者,帮助他完成行动。这时的Miles说了一句话,似乎是让Cobb赶快从梦中醒过来。我逐渐产生疑问,是否这整个的现实构架本身就是一个梦境,而Cobb作为梦境的制造者,他在不断地建构意识中的所有的人和物,包括眼前的Miles和之前所见到的所有的人。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我带着这个疑问继续跟着诺兰的故事走了下去。
    Miles像Cobb推荐了Ariadna,一个在校的学生,但具有优秀的建构梦境的能力。Cobb把任务的基本信息告诉了她,然后带她走进了一个他构筑的梦境中。在梦境中,Ariadna渐渐被Cobb的启发顿悟。她开始在梦境中构筑属于她的内容。渐渐地,她开始迷恋上这种方式。我们必须注意的是她梦境中的一个内容。当她走下铁桥的时候,她构筑了两面落地镜子。她把两面镜子对着放到一起。我们看到属于<黑客帝国>般无穷演变的方式。难道这就是在暗示梦境的延长将会无穷无尽吗?
    在找到一位的优秀的梦境建构师之后,他来到了欧洲,找到Eamas作为团队中的另一位潜入者以及药剂师Yusof。
    在Yusof的密室中,我们看到了一群沉睡的人。这些人都被注射了安眠的药剂而活在梦境中的世界。看守的老人说,我们现在看到的
现实可能就是在梦境中,而他们的沉睡,可能是才是回到现实。于是,Cobb想要感受一下药剂的作用,让Yusof给自己注射了一些药剂,然后陷入梦境中。梦境中,他梦到了和Mal在一起,在铁道边…随着火车的呼啸,他惊醒了,逃遁到洗手间,转下陀螺,发现自己已
经回到了现实。如果说陀螺可以作为现实与梦境标志的象征物的话,那我们同样可以在梦境中制造陀螺会在某一时刻停下来。如果能够让陀螺在梦境中停下,那我们的梦就会可以不断地进行下去,就像Ariadna对放的两面镜子。镜子里的人和事物将会不断地延伸下去。
    在所有成员都找齐之后,Cobb和成员们开始研究fischer的所有信息和每层的kick,以便帮助Ariadna能够建构出一个完美的三层梦境。
    在完成所有的计划安排之后,影片出现了一个少见的笑点。话不多说,自个去看,我们继续做梦。
    飞机头等舱上Cobb一干人的干净麻利,让我想到了<在云端>里,瑞恩登机时一连串的麻利动作。当然这个片段让我最大的惊奇之处就是那个美丽的空姐也能和Cobb一干人配合如此完美,着实令人有点咋舌。
    第一层梦境是在下雨天。Cobb团队决定扮演绑匪,同时把Fischer和他的叔父一同绑架,并且用一个并不存在的保险箱来混乱Fischer的意识。这个点子虽然有点小儿科,但是我们在之后的故事中看到了一个令人惊叹的效果,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小的误导居然就能够植入一个天大的商业圈套。看来细节真的能够决定一切。
永利游戏 ,    在第一层梦境中,Fischer产生了自我防御体系。确切的说,就是出现了一堆拿枪可以置团队成员死地的保镖们。Statio不幸中枪。这时我们就得到这样一个理论,当人注入了强力药剂(能够做个三连环梦)的时候,如果他在第一层梦境中死去,那么他的意识将会迷失
在梦境中。按照我的理解,就是在现实世界中,他变成了植物人。
这个理论让团队中的成员变得有些恐慌,但是他们还是坚持按照原计划进行下去。
     第二层梦境是在Fischer的Hotel里。Fischer坐在吧台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觉得自己本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场合。这时候,Eames幻化(很玄的词语)成一个Fischer意识中存在的女郎,坐在吧台试图跟Fischer搭讪。Fischer不明白自己的现状,所以并没有怎么搭理Eames。
     Eames女郎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搭讪无获之后,就收拾手包开始离开。这时候,Cobb出现在吧台大厅前。他告诉Fischer,他是Fischer的心灵防卫保安(难听点,自己想的,类似psyche
security)。然后Cobb试图用周围发生的一切事物告诉Fischer,其实他是在梦境中。这时Cobb告诉Fischer的梦境是Fischer的第一梦境,Fischer误以为自己在第一梦境中。Cobb也是用Fischer的这种混乱的误解,来混淆视听,让Fischer的意识出现偏差,从而植入其他的意识。
    Cobb告诉Fischer的钱包被刚才Eames女郎给偷走了,其实他的钱包是在第一梦境中就被拿走了。Fischer并没有意识到这点,并且开始信任Cobb,然后顺着Cobb的指引,试图躲避那些Cobb告诉他试图要夺取他秘密的其实是Ariadna构架出的人物(有点长,意思应该没错)。当他们躲进厕所的时候,经过一轮格斗,枪跑到了Fischer的手上了。这时候的Fischer其实是内心极度矛盾的时刻,他即对Cobb有信任的感觉,同时也怀疑周围的一切,尤其怀疑这个存在的梦境。
    墨菲此时也不再作为一个花瓶的角色,开始展现属于他的人物角色的精神魅力。Fischer此时拿枪对着自己,问Cobb,如果这是梦境,我开枪打死自救,就会回到现实,对吗?Cobb此时刚从格斗中缓过来,又看到这一幕。如果Fischer开枪,那么他们之前所做的所有努力将功亏一篑,他将会被美国海关拘留并送入打牢,可能因为杀妻并逃匿的罪行再也无法看到自己的儿女们。此时的莱奥纳多终于给我们了一个满意的答卷,写在他脸上的复杂表情完全呈现出Cobb当时的复杂心情。如果明年这部影片参展奥斯卡,我相信莱奥纳多会凭借这短短的十几秒钟与墨菲的对手戏拿到小金人。
    Cobb看到这个情景很快就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
他对Fischer说,我在试图拯救你,不要做这种傻事。他看着Fischer的眼神,不掺杂任何恐惧和犹豫,一种坚定的让人信任的感觉。而此时的Fischer可能也由于意识的混乱,由于自己将要继承父亲的巨额遗产,等等因素,没有扣动手枪的扳机,最终把它交给了Cobb。
   Cobb把他带进一个客房,房间里所有人都在。这时乔装的叔父再次出现。Cobb说其实他的叔父为了分裂Fischer父亲的公司才制造了第一梦境的绑架活动。这时的Fischer完全相信了Cobb。他决定亲自去看看到底父亲的保险箱里到底装的是什么遗嘱。
   第三层梦境是在雪山上的一个军事基地中。Cobb团队带领Fischer到达雪山的基地深处。这个深处就是Fischer父亲养病的地方(重兵保护,这个梦境设置的更能够混淆视听,让Fischer经历死亡之后就不会再去思考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Fischer到达基地内部,即将打开保险门进入父亲的房间的时候。Mal出现了。她一枪击中了Fischer。Cobb也战胜了自己,告诉自己那个Mal并不是真正的妻子,只是他在潜意识中产生的一个影子。他射杀了她。本来以为Fischer会死,他们的任务也就基本结束的时候。Ariadna告诉Cobb,如果进入第四个梦境,那么那里的时间可能Fischer还没有死亡。他们可以潜入第四个梦境中救出Fischer,并让在第三个梦境中的Fischer
Kick,从而完全清醒过来。
   第四梦境是Cobb和Mal曾经生活过50年的梦境。这个梦境里的所有建筑已经古旧到残缺不堪。Cobb和Ariadna很快找到了属于Cobb和Mal曾经的房间。Mal在里面,并且她手上有把刀。她坚信在这个梦境中的Cobb会与她一起生活到老,但是Cobb没有。在Ariadna的提示下,他们找到了被Mal劫持的Fischer。Ariadna把Fischer推下了高楼,同时在第三梦境中的Eames不断对昏死Fischer进行电击。第四梦境的中的Fischer摔死,第三梦境中的Fischer也在梦境中被惊醒。而此时在第三梦境中奄奄一息的Saito也因为临死前的昏迷状态而跑到第四梦境。
   Cobb在第四梦境中被Mal刺中了一刀,同时Ariadna也开枪打中了Mal。Cobb让Ariadna离去(跳楼摔死)。他希望跟Mal再呆一会,然后去找游离在第四梦境中的Saito。如果Saito没有找到,那么现实中的也就是飞机上的Saito就不会醒过来,那么也就没有人能够帮助Cobb顺利入关。
   
   影片的结局,我们看到了Fischer最终被植入分裂公司的意识,Satio也在迷失中被Cobb救醒了过来,并很快打出了一个电话。每个人都用欣慰的眼神看着醒来的Cobb。他们下了飞机。Cobb在Satio的帮助下顺利入关。他回到家中,见到了自己的儿子跟女儿。
   镜头落在了Cobb再一次转起的陀螺。影片结束。

要想评价Nolan的Inception,剧透是免不了的,但是又毫无必要避讳。这不是简单的最后女主角死没死,男主角成没成功的简单玩意。如果说有些剧本为了最后让主人公结局扑朔迷离,而在中途设置各种摩棱两可的障碍,故意不告诉观众结局的方向。那么Inception就毫无这种剧透可言,结局本身就带有一定程度的开放性,沿途的障碍并非模棱两可,一切都井井有条,可以说,你是要进入Nolan创造的世界里,而这个世界,比起Avatar的高科技要朴素得多。它带来的不是纯粹震撼的视觉冲击,而是一个奇思妙想的脑力风暴。

  那请问,Cobb是怎么给Mal植入那个想法的呢?情节中大家都看到,Cobb找到了保险箱,转起了陀螺之后,关上了门,虽然电影中没有明说,但我想一定是Cobb最先植入了Mal这个想法,“陀螺一直在转即是在梦境”,Mal被植入了这个念头,所以愿意和Cobb离开这个世界。

人们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是无穷的。这也是近年来科幻片越发火热的关键因素之一。外星球,海底,未知世界幻想,世界末日,人类灭绝后的另一个世界,都成为国内外导演争相追捧的选材。而梦境,这个贴近在人类生活之中的未知领域,却被导演诺兰抢到了。
每个人都会做梦,梦见离开的爱,梦见未来的期盼,梦见第二天的考试题,梦见白马王子。做恶梦的时候,我们互相安慰说,没关系,梦都是反的。做美梦的时候,我们说,梦会实现的。
在中国古代历史上,庄周梦蝶的故事深入人心,庄子梦见美好的蝴蝶,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一同飞向花海。这样的故事就像是梁山伯与祝英台,或者是国外的罗密欧朱丽叶一样成为了常识。
如果你爱上一个人,却无法在一起,失落彷徨,梦境中总会出现这样的影子。就像《盗梦》里主人公Cobb一样,深爱着妻子,内心挣扎,失去爱人的痛苦,一直认为自己是害死妻子的罪魁祸首的愧疚,都比不过被国家通缉无法回家拥抱儿女的伤。一位梦境研究专家,沦为一个靠潜入梦境窃取思想的小偷,哪怕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去做违法任务只为了回家的Cobb。他回家的执念深深地打动了所有的观众,以至于到电影的最后,当看到导演给出的模糊的有些邪恶的结局,都会默默地希望那个旋转地陀螺停下来,倒下。咔哒,不知道是谁传出的这样的言论,说片尾曲提醒走出梦境的音乐最后可以听到陀螺倒地的声音,于是有人看完了电影之后都舍不得离开座位,耐心的听完片尾曲,没有声响。
其实梦境中的Shade,也就是Cobb的妻子Mal。是个很悲剧性的人物。她的悲剧性并不是因为她因为不相信自己所存在的世界选择了自杀。话说回来,当我从电影院回来,一遍一遍的回想,揣摩,不禁开始怀疑,她真的是因为那个丈夫在潜意识边缘地带为她做的思想植入才自杀的么。一个女人,她和最心爱的丈夫一同走过了漫长的岁月,手牵手慢慢变老,生活在只有两个人的世界里,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己创造的,或许那已经是她最大的幸福。她爱她的丈夫,她愿意相信她的丈夫于是躺在了车轨上选择了自杀。醒来后,发现她所引以为傲的幸福只是一个梦境。她回到现实中,又变成了家庭主妇,她看着曾经只对自己展露笑颜的丈夫为了生计四处奔波,多出了那么多零碎的牵挂。她选择自杀,让那段最美好的回忆成为永恒。这种想法在我脑海里慢慢扎根,生长,让我越来越相信。
观影之后,曾如饥似渴的查有关资料,去看周边视频。看演员对角色的定位,但是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导演诺兰的一次采访里说过的那段话。当记者问他说,为什么Cobb那么深爱他的妻子,最后还是选择了杀掉她,其实按照Cobb在电影里对妻子的追忆愧疚和希望厮守的心情,他完全有理由陪妻子一起留在潜意识边缘世界,一辈子就这样生活。诺兰说,这是因为哪怕Cobb再深爱他的妻子,现实中还是有亲情牵绊着他,其实对于Cobb来说,哪里是现实社会哪里是梦境也已经日益模糊,但是对儿女的牵挂和对父母的责任让他选择了放下爱情。那是因为,他认为,这些比爱情更加重要。
还是那句话,作为一部视觉系科幻片,《盗梦》的人物情感塑造堪称完美。
不得不提到这段最为经典的台词,在整部电影里出现了三次。
“你在等一列火车。
火车会带你去远方。
你知道火车要带你去哪里。
但是你并不确定。
这并不重要。
因为,我们会在一起。”

   关于很多豆友都在讨论是否陀螺停下这个结局,我也是迷惑在其中,只是觉得诺兰真的很能牵动影迷的情绪。

在这样的背景下,少许剧透反而是受到欢迎的。就当在进入Inception之前,要先看一下说明书吧。

  如果没有陀螺这个植入,Cobb那么爱Mal,Mal又是那么固执的人,怎么可能凭空就让Cobb说服植入,愿意去卧轨呢?

《盗梦空间》。
最引人正义的话题其实并非人物路线。而是那个错综复杂的梦境结构。难怪有网友评论说,“卡梅隆负责革新电影技术,诺兰负责革新电影结构”。更简单一点的来说,就是电影的结局,Cobb究竟有没有回到现实里。
但看结局的拍摄手法,镜头摇到旋转的陀螺,短暂的停顿,镜头离开。导演好像是刻意的给了观众一个可供茶余饭后不停谈资的话题,这种开放式的结局手法并不稀奇。多数科幻片都会选择用一个模棱两可的结尾引人争论,功利一点说,也引出了不少续集。
对于这个一直没有冷却下来的话题,或许Cobb回到了现实这个观点更让人信服。
其实刚刚结束观影时候,一直是认为他仍旧停留在梦境里无可自拔的。等到电影华丽的视觉冲击慢慢淡去,开始细细思考的时候,发现诺兰导演架起的框架结构真是可谓惊叹。
电影初始,一次失败的任务,引出了故事主体的导线。
寻找梦境设计师,仿造者,模仿者,药剂师,再加上Cobb这位最优秀的梦境专家和他的最佳搭档Ather,再加上了发出任务的人,一个完美的盗梦团队诞生了。导演巧妙地在电影里让Cobb教小姑娘梦境设计师的时候,为观众道出了很多讲解。判断梦境的方式,防御者,图腾,等等,很多关键词都出现在这一段时间。
前期工作结束,潜入第一层梦境。错综复杂的街道上,装备军队防御者,激烈的枪战。突如其来的火车,任务发出者受伤,绑架,勒索。药剂师开车,就在这种漂移的环境里,其他人潜入了第二层梦境。
第二层梦境,宾馆,Mr.Charles。有一种谍战的味道。引导目标人物信任自己。自愿潜入第三层梦境。
第三层梦境,雪山,大片的白色,医院,迷宫的设计,Mal的意外出现,目标人物被击毙。走投无路的时候Cobb和小设计师引着目标人物的意识潜入第四层梦境。激战继续,任务发出者死亡,坠入潜意思边缘世界。
第四层梦境,是Cobb的梦境,Cobb是造梦者,梦境的主体就是他曾与妻子生活在潜意识边缘世界时候设计出来的世界。由于事发突然,Cobb只能选择瞬间靠记忆还原场景。也就是在这里,他做出了选择,杀死了自己潜意识中的妻子,也克服了自己的心魔。
大家都靠着kick回到了现实世界,只有Cobb去了limbo,也就是潜意识边缘世界寻找任务老板。
整部电影的梦境框架结构设计的极为精细,就像是导演为观众造出的一场梦境,逼真,不怀疑。
导演告诉我们,那个旋转地陀螺就是Cobb的图腾,只有陀螺停下转动的时候,才能证明这并不是梦境。但是他并没有说,是什么时间停下来。对比之下,由于整部电影除了结尾处,Cobb每次转动陀螺都是因为从梦境中出来情绪激动,常识告诉我们,如果转动陀螺的力度越猛,越强烈,就越容易停下,所以我们一直看到的陀螺停下的画面就是它一瞬间就倒下了,发出凌乱的声音。而在结尾的时候,Cobb终于战胜了心魔,回到了家里,心境平和,只是因为这样的生活太美好,所以他抱着一丝怀疑的态度转动了陀螺。陀螺平稳的转动了起来,镜头离开陀螺的那一瞬间,我们看到的陀螺是在轻轻摇晃的,而并不是像在梦境中那般始终垂直。因为常识告诉我们,陀螺,只要晃了,就会倒下。Sooner
or later.

   难道我们是被影片中的参照物骗了!
其实参照物可以不是陀螺,梦境中完全可以构造出参照物的动态。如果梦境中本就没有参照物,一切都是梦境构筑出来的呢?

Nolan诠释的梦,是分成很多层次的,第一层很普通,随着使用药物,可以逐次进入第二层,三层。每层的时间以20倍递进,当你睡着,进入第一层梦时,20分钟相当于现实的1分钟,使用仪器(在第一层梦境中使用仪器)进入第二层后,20分钟相当于第一层梦的1分钟。以此类推,这是时间概念。

  所以其实陀螺停不停下应该根本没有关系,因为这个想法本来就是Cobb植入的,根本没有所谓的参照物~同时也是诺兰花了一整部电影,反复交叉各种梦境,植入给观众一个想法,“到底是不是真的?看陀螺吧……”

他回到了现实世界。回到了家里。
这应该是最平淡而温和的结局,Cobb可以不用在梦境里抱着遗憾和愧疚暗自神伤。而是做一位伟大的父亲,优秀的梦境专家,度过他未来的生活。
Cobb的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们谁也不知道。
他会不会遇见另一个人,然后生命再次改变。他的儿女会不会子承父业变成顶尖的梦境学者。他的父亲是不是欣慰儿子不用再狼狈跑路沦为盗梦贼。他的母亲是不是可以不用再对孩子扳起面孔哦啊他们会太想念父母。
他们的生活,会不会平静的一如当初。

   有一个隐线,我从Cobb第一次制造的两层梦境就开始疑问,难道整部影片的所有事物所有人物都是Cobb在梦境中创造出来的?!
  
   Mal跳楼前说了一句话。她说Cobb还没有从梦境中醒来,他们所在的现实世界还只是梦境的世界,可能已经到第二层了,只是Cobb不愿意去相信Mal,然后Mal自杀了同时又制造了一连串的线索证明自己的死是Cobb的结果同时让Cobb入狱也能死掉,这样固执的Cobb就能回到现实的世界中去。可是Mal的计划失败了。Mal其实是整部影片唯一活在现实中的人物。她在现实世界中看见Cobb依旧活在梦境中的第N层,由于注射强力的药剂。她打算再一次进入Cobb的梦境中,让Cobb意识到其实他还活在梦境中。她不忍心去杀害她,所以她制造了一连环的线索能够让Cobb自己死去。她没能让在第一梦境中的Cobb死去。Cobb也开始潜逃。
   Satio这个人物的出现,就是Cobb创造出来为了能够证明自己活在现实世界并且以见到自己的儿女为目的的。
如果他实现了这个目的,他就能够证明自己依旧活在现实世界中。

记忆在梦中也会变得不一样,这则是Inception全片的重点。随着层层推移,记忆也会变得奇怪。按设定来看,越深层就越容易迷失自我。但是这里存在个人差异,有些人在第三层就开始迷糊了,有些人到了第四层都保持清醒。并且人和人能够互相帮助,提醒对方。

  诺兰的电影,虽然基本都掺杂晦涩和黑暗,但基本上结局,主角都处于一种奇妙的“团圆”结局,BATMAN自不用说,Memento里主角忘记所有继续自己的追杀生涯,Prestige里双胞胎中的一个还是继续幸福生活……

如果。你是梦境的设计师。
你会为自己的目标人物设计一个怎样的画面呢?
会不会有喧闹的城市。还是萧条的空城。是温暖的艳阳天。还是狂乱的暴风雨。是海滩还是沙漠。是草原还是山谷。
Cobb说,永远不要用记忆来创造梦境,一定要创造新的。因为如果用的是记忆,就有可能刺激到入梦的人,可能会反抗的越发强烈。
那么,你永远不敢把自己置身其中的梦境,又是什么。

   接着,Cobb找到的授业恩师Miles。他是Cobb的岳父,而Miles向Cobb推荐的Ariadna是Mal年青的时候。此时活在梦境中的Cobb能够产生的意识大部分都是基于现实世界中见到过的人和事。Miles在教室对Cobb说了这样一句话,让Cobb快点清醒过来,不要再回到梦境中。
  
   同时在药剂师的地下室里,老人说了可能这个世界才是梦境。

一些观众认为Cobb(男主人公)曾经和其妻Mal进入过limbo(虚无空间)。我不记得哪句台词有这样说过,但是至少影片画面交待的部分没有证实这一点。我英文水平还达不到过耳不忘的地步,有可能疏漏。不管怎么说,他们两人确实在第四层生活过50年。之后卧轨,回到现实。所以应该是没去过limbo。

  Cobb,欢迎你回家。

如果,在我的梦境里,你走向我。笑靥如花。
In my mind,you walk along and smile like before…

   
   
    

正是他们夫妻二人在第四层梦境中的经验,让Cobb确定了Inception是可行的。Inception是指把一个想法植入到某人的脑海里,这个想法植入的极深入(第三层或以上),以至于被植入者醒来后,会认定这个想法就是他既有的想法,从而将梦转变为现实。而对大富商的儿子Robert
Fischer植入将其父的集团分散的想法,就成了主人公Cobb的目标。

  (以上文字皆是自我感悟,欢迎讨论,当然即使Cobb最后仍然是在梦境,也算不上什么不完美结局。还记得片中关于梦境的对话吗?

全片精彩的部分太多,但是容易忽视的部分也很多。比如有人认为最后Cobb的陀螺没停,就是揭示了他还在梦中。原因就是当他从Yusuf药物梦境回到现实后没能用陀螺验证,而从那以后发生的所有事都是一个梦。

   “有谁愿意在梦里待10年?”“那不一定,要看是什么梦了。”

可从实际来看,Cobb是一个经验丰富得不能再丰富的梦境专家,他不可能在刚醒来时没验证就放弃了。随后的准备期,他有无数的空余时间可以用来验证自己是否仍在梦中。

有人不明白Cobb是如何给Mal进行第一次Inception的。他们以前在第四层梦中,Mal因为太过沉迷(显然意志比Cobb薄弱些),将自己的Totem,陀螺锁入了保险柜(象征内心深处的想法),从此不愿意去想梦境和现实的一切。但是Cobb却知道这一切其实只是个梦,他希望Mal能醒来。所以他做了一个不管是在他当时还是后来都是邪恶的一个决定:转动那个陀螺。

这个陀螺作为区分梦境和现实的标示,对Mal来说,既是药也是毒。因为在梦中陀螺不会停止,所以在梦中的保险柜不停转动的陀螺,映射到Mal的内心时,就变成了她从内心深处,就认定“一切”都是梦。所以即便她已经醒来,还是认定“一切”都是梦。她成为了永远相信自己是在做梦的人。由此导致了她的自杀,以及Cobb的自责。但是他也由此明确了Inception(植入想法)是可行的。

说了不少,剩下的还是留给观者自己品味吧。Inception不像Mulholland
Drive(穆赫兰道)那么晦涩,Nolan还是想让观众明白的。说到这,老婆大人的想法不得不提:逼人琢磨的电影最讨厌了。相比较之下,Mulholland
Drive确实玩得有点过了,David
Lynch有点太意识流了。虽然剧本不错,可惜影片给人感觉就是故意不想让你明白。比起Nolan,剧本好,说的也好。让人在明白之余依旧心生佩服。反观现今许多导演编剧,极尽自己所能地把剧本、电影搞得让人捉摸不透,非得最后一帮子人出来解惑,才让观众明白其实很简单一事,并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下一部Nolan的作品应当就是预料之中的Batman系列,要到2012年了。上次无缘中国观众,希望这次可以。

哦对,还有明年的Pirates of the Caribbean,不知道回国后能不能看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