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游戏每个YY结局的人都是造梦师

警告:有《盗梦空间》和《记忆碎片》关键情节的剧透

现实 在飞机上

在L3中,Fischer刚刚走进碉堡后被化身为Mal的projection击中昏迷(也有人说是被打死)。Ariadne提议继续进入下一层Fischer的意识把他kick回L3继续完成任务。这里的争议是之后Ariadne和Cobb进入的到底是L4梦境还是limbo。
个人认为是limbo,原因如下:首先,在Cobb一伙设计计划的时候,Ariadne只设计了三层梦境,我不认为之后Cobb会有时间急中生智设计出一个新的梦境。第二,正如之前所说,limbo是共享的,当人进入的时候会看到前人留下的东西。而Cobb在limbo中正是一栋房子一栋房子地向Ariadne介绍他们当年是如何建造、这些东西是如何存在于他和Mal的记忆中的。之后当Cobb继续去limbo救Saito的时候,出现了一样的海滩场景,进一步说明他和Ariadne进入的正是同样的一个level。
那么问题就来了,首先,此时的Fischer到底是死是活。我认为是活的,但是正处于濒死状态,因为Eames提到了心脏起搏器,自然是用来救濒死患者的。那么,如何从limbo中跳回L3而不是直接跳回现实呢?我认为如果在limbo中死去,正如之前Cobb夫妇和之后Saito所作的一样的话,是可以直接跳回现实。但Fischer的醒来机制是Eames在上一层运用心脏起搏器电击以及Ariadne把Fischer推下高楼,进而形成上下层的同时kick,并且注意,这是L2的Arthur还没有进行kick,因此Fischer只能跳回L3。
Fischer跳回去之后上演父子温情节目,而Cobb和Ariadne继续在limbo里和Mal墨迹,其间又是刀刺又是枪杀又是眼泪的,然后真正的kick来了,Cobb选择留在limbo寻找Saito而Ariadne跳下高楼,于是一连串地跟着其他几人跳回L1等待药物失效。由于这时大家处于浅层梦境,时间延迟并不明显,应该很快就能醒来。而Cobb找到Saito后两人自杀或被杀直接回到现实。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当Mal和Cobb在limbo中卧轨的时候是年轻的样子而结尾处Cobb却说两人曾经在梦境中白头偕老过。我认为之前两人作为年轻人出现的回忆实际上是一种误导或者说是Cobb错误的记忆,如果仔细看会发现,这对夫妇手牵手走过走廊的镜头分别以年轻人和老年人的样子各重复了一遍,因此应该是Cobb后来的记忆是正确的,两人在limbo中过了五十年,老去的时候一起去卧轨醒来重新成为年轻人。

《Inception》里有一个场景,前哨者Arthur手执自动步枪,向一个敌人开火,这时伪造者Eames走到他旁边,很幽默地对他说:“亲爱的,让你的梦想再大一点吧”,说着举起了流弹发射器轰的一声把敌人炸没了。Nolan给所有观众一个可探讨的结局,那我也不妨随心所欲地畅想一下,说说自己所体会到的一些影片细节和设想的结局吧!

    在看盗梦空间之前,我以为这片子会像《黑暗骑士》一样,给我来一次发自心底的究极震撼,然后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不过我错了,看完盗梦空间,我感觉自己得到了一堆拼图碎片。我绞尽脑汁把它拼成了各种图形,但每一种图形都很模糊。后来我觉悟了,这电影真是开放式的,你看那结局,画面在陀螺似倒非倒的一瞬间切掉了,诺兰分明是在玩弄观众嘛。

 
首先大致介绍角色
Yusuf,药剂师 ,(迪利普·劳 饰)
Arthur,前哨者,The Point Man(约瑟夫·高登-莱维特 饰)
Eames 伊姆斯:伪造者,The Forger (汤姆·哈迪饰)
Saito 赛托:观光客 The Tourist (渡边谦 饰)
Fischer 费舍: 目标 The Mark (西里安·墨菲 饰)
Ariadne 阿瑞达妮:筑梦师,The Architect(艾伦佩吉 饰)
Cobb 柯伯:盗梦人,The Extractor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饰)

有几个问题没搞清楚。
首先,为什么Fischer之前明明受了那么重的枪伤,但从limbo醒来之后立马没事人一样上演父子温情大戏,连个咳嗽都没有?如果将此解释为不同梦境之间联系性强弱的问题,那么为什么Saito在L1中受的伤一直拖到了L3最后还华丽丽地死翘翘了呢?
还有,当Cobb和Ariadne进入limbo的时候Saito还活着,是在两人睡着之后死的。那么此时在另一层里的Cobb是如何知道Saito已经死掉的呢?
最后一个问题有可能使我对“是limbo还是L4”这个问题的解释不完美,如果说,开头Cobb和Saito相遇的那个梦境和后来Fischer进入的那个都同属于limbo的话,那么从时间顺序上来讲,Saito比Cobb要晚进入limbo,那么为什么等到两人相遇的时候,Saito比Cobb老了那么多呢?这个问题如果将Fischer那个梦境解释为L4的话倒是可以解释得通,但这样一来又无法解释为什么L4的场景和limbo的场景那么一致。其实我有点怀疑诺兰在这里把自己绕糊涂了,这整个就是一个paradox。

实施过程:
①首先由Ariadne造梦,造梦的人对其他人不能泄露任何造梦的信息(为了避免在其他人的潜意识里留下信息,以至投影在梦境里制造出更多的阻止者/破坏者)。
PS:从这里可以看出,其实一般造梦者是不可以进入梦境里的,因为他自己的潜意识也是可以制造阻止者/破坏者的,除非他是一个对现实和梦境区分很明白的人。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行动刚开始的时候Cobb并没有算Ariadne的人头,没有给她订机票,其实就是根本没想着让她一起入梦。造完梦,Ariadne可以说任务已经完成了。只是之后Ariadne说可以进入梦境帮助Cobb,Cobb觉得Ariadne是个意识清晰的人才会答应一同前往。而对于Cobb来说,他是一个忘不掉过去的人,他的潜意识里对他的妻子产生了深深地愧疚,所以Cobb在桥上追着Ariadne说:“在你的记忆基础上来构筑,会更容易令人失去对于什么是真实什么是梦境的把握”。事实上Cobb说得是肺腑之言,因为如果让他构建梦境,将会是一座记忆之城。而对于盗梦小组的其他成员来说,也都知道自己的任务就是在梦境中给Fischer植入信息,所以潜意识不会在梦境里投射出阻止者/破坏者。

1.诺兰的处女作《追随》中有个角色也叫Cobb,而且也是个贼。
2.任务开始后的第一个镜头是药剂师在等同伙的车,《黑暗骑士》里小丑出场的镜头也是在等抢银行同伙的车(两个镜头都是推镜头,小丑是霸气的背影,药剂师则一脸囧像,因为被淋了个落汤鸡),而且抢银行的团队一共有六个人,和盗梦团队人数相同。
3.药剂师的梦境里下大雨因为憋尿了,之前有他喝香槟的镜头。所以药剂师被同伴嘲讽:“之前怎么不上个厕所?”“一看到免费香槟他就喝个不停。”
4.开头任务的第一层梦境是Saito和情人幽会的地方(不然他怎么会住这么破的房子),而且Cobb宣称是他情人告的密。(这些字幕貌似都没翻出来)
5.Mal出现的第一句台词是:“如果我从这跳下去会死吗。”
6.伪造者Eames在现实中也是个伪造者,他出场时准备兑换的筹码就是伪造的,被Cobb看出了破绽:“你的拼写越来越差了。”
7.关于提前kick,因为梦境是有边界的,在第一层梦境中的那座桥可能就是边界,所以药剂师被困在了桥上,并且被追杀,不得已才提前kick。
8.第二层梦境中,Eames伪装成美女偷了Fischer的钱包,这是为了引开Fischer潜意识里的防御者,为Cobb争取时间。因为Cobb故意告诉Fischer他的钱包被偷了,他的潜意识才去找钱包。
9.Fischer
在第一层被逼说出来的6个数字是Cobb预先的设计,在第二层成为房间号码,第三层成为保险箱号码。(Cobb团队引导Fischer产生想法的过程非常复杂,整个逻辑过程值得仔细推敲)
10.Fischer在第三层病房里听到的父亲的话和看到的风车是他自己创造的,是他潜意识的渴望。所以植入的想法确实是由Fischer自己产生,Cobb的团队所做的就像小丑说的那样:“a
little push”。
11.Cobb去limbo救Saito的时候,自己也糊涂了,在和Saito
对话中才慢慢回忆起自己来做什么。他和Saito的对话中有几句是重复他们在第一层梦境里的对话。
12.片尾放字幕的时候有一段法语歌,正是同步kick的那一首,是不是诺兰在让我们从梦中醒来呢。
13.据认真帝观察,Cobb在梦境中戴婚戒,现实中不带婚戒,无一例外!(“现实说”的铁证)

Eames留下

最终陀螺到底倒没倒的问题。从我私心来讲当然是希望倒了,毕竟忙活了这么半天,要是一场梦的话让人挺失落的。但单纯从电影上来说,我认为陀螺永远转下去的可能性会稍高一些。当Cobb等人第一次拜访Yosef时,亲身试验完sedative之后Cobb习惯性的掏出陀螺,但被Saito打断了,此时镜头上还出现了Mal的影子。而之后Cobb再也没有掏出陀螺。因此很有可能的是,当时Cobb在Yosef那里根本没有醒过来,整个行动都是他在那个阴暗的地下室里面做的一场梦。

进入梦境所需品:
盗梦机、试剂(普通/加强)

一、关于结局和严密性

 

大意

②入梦,不具体说了,列个表看吧:

二、你可能遗漏的细节(有自己的看法,也有总结网友观点)

第三层梦境 在雪堡

关于梦境

主要人物篇:
①Extractor盗梦者:Cobb
   Architect造梦师:Ariadne
   Point Man前哨者:Arthur
   Forger伪造者:Eames
   Chemist药剂师:Yusurf
   Tourist观光客:Saito
②Mark目标人物:Robert Fischer
③Shade暗影:Mal(Cobb的未婚妻,破坏者)

三、情感内核
 
    诺兰自己在谈《inception》时说,一开始他准备把它拍成一部典型的动作片,也就是淡化感情线。后来他发现《inception》是一部非常依赖影片内涵的电影,于是决定把感情部分的戏码加重。相较于诺兰以前的作品,《inception》里的感情戏应该是相当多的了,不过对我个人来说,《inception》带来的情感冲击力还是不及它的前几部作品的。《黑暗骑士》和《致命魔术》都是穿插着几笔看似不经意的轻描淡写,最后却让人唏嘘不已,《记忆碎片》在下文中有讲解。而《inception》的情感部分的清节设计则不算巧妙,不过它仍然给我们提供了多重解读的可能。
    Cobb与Mal这条感情线的设定并不新鲜,和前作《记忆碎片》就有几分相似。男主角都有类似的杀妻的痛苦心结。而且《记忆碎片》的男主人公莱昂一直都在自我欺骗,与inception(植入想法)这个概念几乎是一样的。
    《记忆碎片》的整个故事都是在男主角隐秘的心理动机下发生的,故事情节都围绕着一个情感内核。那种感觉就像是你焦急地打开一层套一层的盒子,最终发现里面装着一颗亮晶晶的钻石。而《inception》则不然,cobb与妻子的感情线与故事主线是平行发展的。前者更像是一场心理斗争、心灵救赎。而主线行动的动机则交代得比较简单,而且片中反复用一个抽象而模糊的概念来表达这个动机:回家(这可以作为“全篇是梦”的证据,因为在梦里,我们经常执着而单纯地像要去做某件事,而做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却不清楚)。所以主线任务并没有蕴涵多少情感分量在里面,看完之后自然也没有给我带来多大的情感冲击。《记忆碎片》是诺兰煞费苦心布下的一个局,而《inception》则像是遍地插柳,长成什么样完全由观众决定。
    Cobb完成了怎样的一次心灵救赎呢?我是这样理解的:梦中出现的Mal都是Cobb自己的心理投射,也就是Cobb自己想象出来的。Cobb深爱着Mal,经常用造梦机在梦中与她会面。在执行任务时,他潜意识里的Mal把Cobb引到了第四层梦境,想把他留下来。Cobb面临一个抉择,留下来和Mal长相厮守还是回到失去Mal的现实。Cobb选择了后者,也就是说,Cobb拒绝了完美的梦境而选择了不完美的现实。
    如果现实和梦境真的像片中那样无法区分,那Cobb选择现实还有什么意义呢。我想,Cobb选择的不是现实,而是不完美。不完美才是人生的常态,如果我们能像在梦境中一样控制一切,我们得到的恐怕不是幸福,而是彻底的空洞。就像玩电脑游戏,如果我想要多强大就能变得多强大,这个游戏就毫无乐趣了。人生的意义就在于从不完美中追求完美,而理想中的完美又是永远无法达到的。当然,以上只是我的个人看法,诺兰有没有这么想我不确定,而且我还觉得很可能没有。不过没关系,那就当作是我个人的一个心里投射(projection)吧。
    希腊神话中有这样一个故事:西西弗斯是科林斯的建立者和国王。他甚至一度绑架了死神,让世间没有了死亡。最后,西西弗斯触犯了众神,诸神为了惩罚西西弗斯,便要求他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而由于那巨石太重了,每每未上山顶就又滚下山去,前功尽弃,于是他就不断重复、永无止境地做这件事。这个故事真是贴切的反映了我对人生的某种看法。
再反观《记忆碎片》,男主角莱昂不也是这样一个悲剧人物吗?他无法再产生短期记忆,像事业、爱情、财富之类人人都在追求的东西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可能。但是人要生存就必须有一块西西弗斯的石头,他为自己找了一块,这块石头有没有意义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可以推石头上山。
    
    最后,《inception》有多好呢?就我个人而言,《inception》是没法超越《黑暗骑士》的。鉴于投资、技术以及卡司的因素,《inception》和诺兰前面几部作品的可比性又不太高(看Joseph
Gordon-Levitt在失重、翻滚的走廊上优雅地表演是多么赏心悦目啊)。希望诺兰能保持水准,融入更多的精神内涵。感官轰炸有很多,精神洗礼可不多!

Mal(shade)再次出现 要求Cobb留下 Cobb终于狠下心来杀死了shade
也在争斗中被shade刺中身亡,同样来到了迷失域。

永利游戏,Architect
相当于梦境的总设计师,负责设计梦境中的主要场景,大到街道、房屋,小到屋里的各种陈设。在Cobb的team中,负责这一项的是小女孩Ariadne。Architect在梦境中会设计一些paradox并安排到一些隐蔽的地方。所谓paradox就是一种类似于莫比乌斯环的结构,容易产生视觉空间错位,作用我没有太弄清楚,好像就是用来指明梦境的边缘吧。当然也会起到积极的作用,例如Arthur在第二层梦境中就运用paradox巧妙地摆脱了追逐者。
目标人物
顾名思义,就是需要对其进行extraction(盗梦)或inception的人物,盗梦者们会潜入目标人物的潜意识中窃取机密情报,在电影中,目标人物自然就是Fischer。值得一提的是,在潜意识被侵入后,目标会自动在已经设计好的梦境中填充进去很多的projection,表现为一些旁观的路人。一般情况下,只要梦境不会太离谱,projection应该不会有太大威胁,而一旦在梦境中出现离奇的现象(例如Ariadne初试身手时制造出的一系列违反物理规律的建筑),侵入者就会引起projection的注意,进而被攻击。而为了防止重要情报被盗取,很多商界大头会进行防盗梦训练,这时他们的projection就会非常敏感,必要时会组成很厉害的army对侵入者进行攻击。Saito和Fischer都进行过这样的训练。原则上侵入者也是可以带入projection的,例如Cobb就经常无法控制自己把Mal的projection带入梦境,但这种情况是十分危险的,因为会让你无法分清现实与梦境,而那些projection由于你本人深层次的潜意识的影响会干扰你的任务,比如Mal每一次出现都会因为为了将Cobb留在梦境中而对他的行动进行破坏。因此盗梦者一般会控制自己尽量不要带入无意识的projection。
Dreamer
Dreamer并不是目标人物,一般是盗梦者一方的。这个角色的作用诺兰在电影里没有说得很清楚,但好像可以在Architect设计的梦境的基础上随机应变做出必要的改变,而在多层梦境中一般Dreamer都是负责留在这一层梦境并负责kick的那一个人。还有,当Dreamer醒来时这一层的梦境会collapse,多数情况下此时其他人应该也醒了,而如果此时没醒会怎么样电影好像没有明确交代,会不会坠入limbo?说实话这部分我没看太明白,既然是要潜入目标的潜意识,为什么还需要一个dreamer呢?
Forger
可以在梦境中随意改变外形迷惑目标的人物。好像不是必要条件,在其他的盗梦任务中并不一定需要。负责者是Eames(BTW,就是摇滚帮里的sexy
Bob哦),非常有趣的一个人物。
kick
要把进入梦境的人叫醒,有两种方法。一种就是自己在梦境中死亡之后会自动醒来,这里的梦境特指一般梦境;另一种就是在上一层给他一个kick,即给对方造成突然下坠的失重感。而当这种梦境是由药物造成的超级稳定的梦境时,即使在梦境中死亡也还是没法醒来,而会坠入到更深一层的limbo中,即意识的混沌状态。这时kick就成了醒来的必要条件,而且貌似是需要上下两层同时kick,在上一层需要进行kick的时候给睡梦中的众人播放固定音乐,下一层的人们听到这个音乐就要开始为kick做准备了。电影中的同步kick设计的非常漂亮,之后会再说。
多层梦境
即所谓的梦中梦,一般是需要药物(sedative)来实现。随着一层层不断地深入,梦境会变得越来越不稳定,非常容易collapse,而且梦中的projection们会越来越敏感,例如当Cobb他们潜入Fischer的意识中时,第二、三层梦境中的攻击显然比第一层中猛烈很多。一般的盗梦者最深只会进入第二层,而Cobb他们设计了三层梦境,这时就需要特制的极其强烈的sedative,也是片中的chemist
Yosef所负责的部分。之前也说过,使用这种sedative时在梦境中死去并不会醒来而会直接进入limbo。多层梦境中有时间差,因为大脑在深层梦境中反应较快,看起来就好像时间变慢了一样。一般来讲下一层比上一层的时间要慢12倍,这也就导致了Cobb和他的妻子在深层梦境中过了几十年而在现实中也许只是睡几个小时。
limbo
我理解的limbo是最深层的潜意识,并且是所有人共享的(这点在解释之后的情节方面很重要)。limbo里面应该是一片混沌,只有前人留下的痕迹。当人在服用药物睡着之后,如果在梦境中死去就会进入limbo。按照梦境的时间放大效应,limbo中的时间应该是无限的,就是说,在没有外界干扰的情况下,人会在其中几十年地过下去,进而混淆了现实与梦境的界限,只有当药物作用消失的时候才会醒来。而醒来之后可能因为药物原因会造成大脑一定程度的混乱,所以Cobb他们会极力避免limbo并且一定要把Saito从limbo中叫醒(不然真等到他自然醒来的时候一失忆啥都想不起来了Cobb就白忙活了)。从limbo中主动醒来的方法应该也是给一个kick,或者自杀或被杀。还有,人在limbo中同样会带入自己的projection,例如Cobb带进了Mal,Saito带进了一帮他的保镖。
totem
盗梦者有意识地带入梦境的projection,一般都是一些不易被注意的小东西,在梦境和现实中会有不同表现,用于区分梦境和现实。例如Cobb的totem是一个陀螺,正常情况下旋转一会儿就会倒下,而在梦境中会一直转下去。Arthur的是灌铅的骰子,现实中每次都会掷出同一个点数,而Ariadne的是中心掏空的象棋,被推到时都会倒向同一个方向。
Cobb和Mal
这两个人应该是多层梦境研究的先驱者,一层一层地深入,最后进入limbo,应该可以说是最先进入limbo的人。因为在之前几层梦境中两人没有留下人手帮他们进行kick,就只好坐等药物效果消失,就这样过了五十年,并为了消磨时间在limbo中建了一个庞大的城市。我推测刚刚进入limbo时两人的意识是清楚的,即知道这是在做梦。而当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之后,Mal不想走了,于是把用作totem的陀螺藏了起来,选择忘掉过去而承认limbo为现实。但Cobb自始至终都知道这是梦境,并且后来想要离开了,于是把陀螺找了出来,说服Mal和他一起卧轨自杀返回现实。但Mal还是混淆了现实和梦境,认为他们所处的现实都是假象,为了说服Cobb和她一起跳楼自杀,故意伪造出她被Cobb谋杀的假象,自己跳楼以后也害得Cobb被通缉回不了家,这才这么卖力地帮Saito干活。

场景 梦主 牵引者 造梦者

现实生活 无 航空小姐 无
梦境第一层 Yusuf Yusurf Ariadne
梦境第二层 Arthur Arthur Ariadne
梦境第三层 Eames Eames Ariadne
梦境第四层 Cobb 无 Cobb
梦境边缘地带Limbo Cobb 无 Cobb

这里我有一个疑问,为何前三层梦境,留下的牵引者都是那层的梦主本人呢?有何说法吗?还只是巧合?

另外,就是我觉得有BUG的地方了。
首先,如果当初Cobb曾经和Mal到达的最后一重算是Limbo的话,为何Cobb对现实记忆那么清晰,并且能够进入到Mal的梦里将其的意识修改?!如果他进入了Mal的梦里,那么就是进入了第Limbo+1层梦境了。而且当他“再次”到达Limbo见到Saito的时候,记忆却非常模糊,和之前跟Mal在一起的那次感觉完全不同。
其次,为何到了Limbo,反倒可以不遵循前面的穿越规则,不需要牵引者,不需要同步kick,只要自杀就能回到现实?那如果死亡可以让人回到现实,为何不能等到Saito自然死亡而非要去找他呢?我觉得这里太过牵强。

关于陀螺以及结局:
最后一直打转的陀螺给了大家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很多朋友更倾向于Cobb最后回到了现实里。我去看这部片子前在贴吧上曾经看到有人说电影落幕后还会有特别的情节发生,所以当我看到陀螺一直打转然后咔嚓落幕后还是不肯离去,但是直到字幕打完也没有看到什么。后来回来一查才知道原来是有人听到了陀螺停下的声音。虽然所有人都希望有一个完美的结局,但是我看完以后仔细回味,还是觉得Cobb在梦境中更合适一些,原因有以下几点:

首先,Saito在Limbo一个人孤独地度过了近一生,没有记忆,没有欲望,一个度过了近一生的人即使最后依稀记起来点什么,对于他来说人生的酸甜苦辣都尝过了,那么对于现实里的那些商业斗争,对他还有诱惑力吗?我觉得在那种混沌状态下,他当时的意识已经取代了几乎忘记的现实意识,他不可能一下就被说服然后自杀。所以我们只看到了他伸向手枪的手,但并没有看到他自杀的画面。

其次,有人说Cobb最后看到了他的孩子的脸,说明他已经回到现实里了,我觉得也不尽然。以前Cobb一直没办法在梦境中看到孩子是因为他的意识不愿意去真正面对妻子离去,然后栽赃Cobb无法让他见到孩子的事实,Cobb对Mal的思念和负罪感交织成一种矛盾的心理。而在这次的第四层梦境中,Mal问Cobb:你怎么知道你所在的不是梦境?Cobb说:因为一直以来我有深深的罪恶感。此时,Cobb深知哪个对他来说才是真实的,并且在之后和Mal的交谈中,也让Cob慢慢解开了心结。所以看到孩子的脸并不能说明什么。另外,仔细看过后面字幕的人应该可以发现,Pillipa和James的扮演者分别各用了两位小朋友,前后差距两岁,而真实世界的一趟航班只有10个小时,所以从这点来说Cobb回到的不可能是真实世界。我所想的合理解释是,Saito并没有自杀,或者自杀后并不能回到现实里(这个理论是基于我前面说的BUG,其实他们到的并不是Limbo,而是第五/六/七…/N层,自杀只能让他们掉落到更深的一层梦境里),自然Cobb即使回到现实也无法和孩子相聚。所以他自己为自己编织了一个梦,一个可以和孩子团圆的梦。这里我们可以回忆一下Cobb之前到化学家地下室里,碰见的那个老头说得话:“那些人来这里做梦是为了醒来。在他们看来,这里是梦境,梦里的世界才是现实。”如果当一个人知道现实是残酷的,他终将把现实放下的时候,梦境就是他的现实。

再者说,Cobb醒来的时候想从同伴的脸上搜寻到些微线索,而大家只是友善地对他笑,并无异样。包括后来在机场和Fischer擦肩而过时,Fischer也只是表现出来些许迷惑。如果是在现实,Fischer肯定会有其他举动的吧!

另外,我觉得对于Saito来说,他的商业目的达到了,Fischer回到现实里会按照他们植入的想法去做,也就是说Fischer终将在别人制造的谎言中生活下去,如果盗梦者们也都回到了现实生活,那么影片表达的情感就是植入意识是可行的,这表现出来的东西太一边倒了。而如果说Saito已经尝过了人的生老病死,对于他来说商业目的已经不重要了,他也不会回到现实社会,
他其实也是个失败者;至于Cobb也无法在现实里达成和孩子团聚的愿望,这样表现出来的东西就比较平衡,大家其实都是Loser。

在这里我还有一个疑点:既然图腾是很私密的,为何Mal的陀螺Cobb之后可以用?Cobb的潜意识投射出的破坏者Mal完全可以伪造一个陀螺迷惑Cobb啊~!

关于影片的中文翻译:
盗梦空间这个名字取得并不恰当。所谓“盗梦”,仅限于影片刚开始Cobb受雇他人进入Saito的梦境盗取他的商业机密的行动,而影片大篇幅讲述的是盗梦小组进入梦境篡改/植入信息的行动。我觉得叫“造梦空间”还差不多。

Nolan给所有的观众展现的并不只是影片中的造梦传奇,相信很多看完《Inception》的人都会对这个片子有一个自己的认识,都会制造一个能说服自己的情节过程。可以这么说,每个人能可以成为“The
Architect”,只要你能制造出一个不离谱不失真的情节。

    我现在挺后悔的,一是后悔英语没学好,目光在字幕和画面上来回切换,哪还能集中注意力。二是太执着于梦的设定,满脑子都在推敲这些设定的逻辑严密性,而没有享受到剧情发展带来的乐趣。现在想想,其实并不存在一套理论,可以完美地解释kick和梦境如何受影响之类的设定。也许诺兰根本就没有想花心思来完善它,影院里会有多少观众会在意这些kick合不合规矩呢,只有那些游手好闲自称“影迷”的宅男才会去鼓捣这些玩意儿。诺兰设计这个连环踢(synchronized
kick),无非是想把几层梦境同时推向高潮,来一个多重高潮!
  
       所以,不要再执迷于那些设定的逻辑严密性了,不如放松大脑,去仔细回味一下Cobb的团队是如何玩弄技巧把Fischer偏得团团转的。另外,台词也非常值得仔细琢磨,某些对话传达出来的信息量非常之大,懂英语与不懂英语的人从中得到的乐趣是千差万别的。

Limbo—-迷失域1 Saito的和式房间
Cobb见到了Saito,并且说服他用枪杀死Cobb然后自杀
两人回到现实。(从梦境世界到limbo记忆会不太好使,所以leo说他忘了第一次进迷失域之前和妻子在第四层一起老去的事情,他第二次进迷失域见日本人的时候也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来的目的——日本人回不了现实不能实现许诺的让他回家的报酬了。)

Inception的原则是所植入的idea越简单越好,梦境的层次越深越好。Cobb他们的inception过程设计得十分精彩,下面一层一层地讲。
第一层(L1)的dreamer是Yosef,梦境是在下着大雨的城市中(下雨是因为Yosef尿急……)。Cobb的计划是绑架Fischer,途中向Fischer透露他父亲还有另一份遗嘱,通过让Eames扮成Fischer教父的样子一同被绑架暗示他教父与此有关。同时逼着Fischer胡诌出6位数的所谓的保险柜“密码”为下一层梦境备用。原本的kick是让Yosef驾车猛烈撞击桥边护栏,但由于Arthur的失误,没有调查到Fischer原本受过防盗梦训练,在绑架过程中受到猛烈攻击,使得Yosef撞击护栏时间远远提前,深层梦境中的众人错过了第一次kick。因此真正的kick是大巴从桥上落下触水的那一刻。两次kick之间的时间大概是10秒钟。
Saito在这一层中弹,但仍然坚持同众人继续。
L2:Dreamer是Arthur,场景是在一间旅馆中。在这里Cobb走了一着险棋,直接冒充Fischer的projection去告诉他这实际是梦境。之所以危险是因为一旦目标发现自己是在做梦,侵入者本人的身份就很容易暴露,电影一开头Cobb和Arthur就试图在Saito身上用这一招,结果直接暴露了。好在Fischer没有Saito那么精明,很容易就跟着上当了。Eames此时继续扮演教父角色,直接指出教父是绑架案的幕后主使,于是Fischer同意进入教父的潜意识探个究竟(实际上是进入他自己的潜意识),Arthur留守,其余人进入第三层。这一层的kick原本是Arthur在大家睡觉的房间底下引爆炸弹造成下坠,但由于错过L1的第一次kick之后众人在随着大巴上下坠的过程中处于失重状态,导致整个L2开始失重,Arthur不得不改变计划将众人带入电梯用炸弹造成冲击波形成kick,整个行动约两分钟。
L3:Dreamer是Eames,场景是雪山中的一个要塞。这里是进行inception的主要战场。Fischer以为他们进入的是教父的潜意识进而去挖掘自己的父亲临终前最后的遗嘱到底是什么,但实际上所谓的“父亲”、遗嘱都是被Cobb一伙设计出来的,内容当然是让Fischer去解散父亲的商业帝国自己去大干一场(当然是以温情的父子情方式实现)。Fischer热泪盈眶地听完了父亲最后的话,inception圆满完成,耗时二十分钟。其间Saito在这一层死去。这里的kick是Eames炸掉整个碉堡。

PS:关于潜意识
正常人的潜意识在梦境中投射出来的人平和,形同路人。
搞不清楚状况的人的潜意识在梦境中投射出来的人总是注视着自己,这代表怀疑。
受过意识训练的人的潜意识在梦境中投射出来很多保护自己的人,会对他人进行攻击。
心理有阴暗面的人的潜意识在梦境中投射出来阻止者/破坏者。

绑架Ficsher,Eames伪装成Ficsher的叔叔获取密码 失败

在上一篇日志中,我把今年的最佳颁给《Inception》,主要原因就是剧本好,尽管有不严谨的地方,但整个结构还是非常复杂和漂亮。可以说,诺兰从《Following》、《Memento》到《Illusionist》,其智力风暴头脑迷宫风格渐渐成熟,终于在《Inception》发扬光大。期待下一部好片。

场景篇:多人梦境,环环相套梦中梦
①每个场景都是梦境的一层,每个梦境都有一个梦主(Dreamer),其他人进入他的梦境里进行演绎。
②第N+1层的时间段要是第N层的12倍。
③一般人做梦只能进入第一层,而要进入第二层,需要普通试剂辅助;当进入第N层,且N>2层时,需要加强型试剂辅助。
④当N>1时,N+1层和N层同时kick(牵引),可以唤醒N+1层的人,让其回到第N层(穿越)。

Auther留下负责Kick

Cobb是专门潜入到别人梦境中盗取机密情报的特殊盗贼,因为几年前被怀疑谋杀自己的妻子,被美国警方通缉导致没法回家没法抚养孩子。这时,日本富豪Saito出现,承诺只要Cobb帮助自己完成一项任务就可以帮助他洗清罪名回国,而这项任务就是让Cobb进入富二代Fischer的梦境中植入一个idea让他自己解散父亲为他留下的商业帝国。整个过程被称之为Inception。

穿越梦境所需条件:
初级梦境:kick(音乐、重力下坠的冲击)、杀死
深度梦境:同步kick

over

关于争议

知识备注篇:现代西方著名的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医生荣格曾经提出对梦进行建构式解梦,即他认为梦常常是对潜意识的一种积极的构建,梦中内容可以不是出自某种原因,而是为了推动梦者达到实现某种心理潜能的目的。

Saito受伤

是梦还是现实?

第一层梦境 在车里

关于疑问

  

那天终于下到了高清的带字幕的《Inception》,花了一下午的时间重看了一遍,很多原先没看懂的地方都弄明白了(当初没看懂很大部分是因为渡边谦那一嘴糟糕的英语),总算理出来点头绪。

第二层梦境 在宾馆

Mal出现,开枪击中Fischer

关于inception

 

 

Cobb用药物使Ficsher进入梦境。

 

迷失域中Mal贪恋着无时间尽头的厮守就认为这是现实,不想回现实,而Cobb却想着自己的孩子想回现实。最终说服了Mal和他一起卧轨自杀,他也不确定这样就能从limbo脱身,所以自杀前把怀疑一切,尝试一切的想法灌输给了女人,这是他的第一次inception。在迷失域自杀之后,他们回到了现实,可是那个inception的副作用产生了,那就是Mal开始怀疑现实其实是梦境,认为只有死亡才能脱离。于是Mal自杀,从此Cobb的潜意识里出现shade。Cobb和妻子经历了第四层梦境和limbo两个世界,最明显的证据是在limbo卧轨自杀回到现实时两人都是年轻的,而在第四层梦境两人有老年的样子。

关于结局——最顶层

Ariadne临时提出把Fischer嫁接入第四层梦境,以获取足够时间。层与层之间的时间以12或以上的倍数延缓,台词有说现实世界的五分钟就是第一层梦境世界的一个小时,但是层次再向上时间延缓的倍数会增加,也就是超出十二倍,也就是说更慢,所以现实的几秒在第四层梦境里将是很久,Fischer便有时间接触到父亲。

Yusuf
在负责开车,他也一直留在第一层梦境中,负责Kick。要从梦中醒来(不管是第一层还是第二层)有两种方法:第一种就是所谓的‘kick’
也就是重力下坠的冲击 第二种就是被杀死。

在雪堡深处,年轻掌门人听到了设计中的父亲的最后遗言:I am disappointed
that you try…
(意思是我对你极力想试着成为我这样的人很失望)也就是说让他作他自己别管公司。打开保险箱之后他看到的是自己最珍爱的和父亲照片中的纸风车,对父亲愧疚之下自然会实现同样在保险箱中的伪遗嘱分拆公司。到这里inception的任务圆满完成。

第四层梦境

  

同时,第三层梦境世界的爆炸kick,第二层的电梯kick,第一层的落水kick次第进行。众人成功脱险。只有Saito死在了第三层梦境世界,所以跳过第四层直接进了迷失域limbo。

Ariadne把Fischer
kick回第三层梦境,同时第三层梦境里有人对他的身体进行电击。(一般情况都是在N层用kick唤醒N+1层活动的人,但是如果在N层电击睡眠的人而在N+1层那个人同时主动kick,也可以唤醒N+1层活动的人。)

 

 陀螺最终有没有停呢,诺兰给了我们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假如这作为参照的现实的确是梦境的话,那也只不过把六层世界变成七层,循环往复罢了。而个人观点是Cobb回到了现实,(不枉费我一直在电影院里等完演员表。)饰演Cobb的两个孩子,James和Phillipa的演员分别有两个。两个小孩分别饰演了20个月的James和3岁的Phillipa,而另外两个小孩分别饰演了3岁的詹姆斯和5岁的Phillipa。我的理解是,Cobb逃离后在美国以外的地方漂泊了两年,他对两个孩子的记忆永远停留在了两年前,所以他回忆中的两个孩子的背影,都是20个月的James和3岁的Phillipa。而最后他终于回到了洛杉矶的家,才得以第一次看到了3岁的James和5岁的Phillipa。

看完《奠基》,想动笔又觉得无从下手。这种烧脑片我也不敢说完全看得懂,只能说有自己的理解吧。

M-Mal:The shade Cobb妻子 (玛丽昂·歌迪亚 饰)
Phillipa Cobb的女儿
James Cobb的儿子

Saito重伤身亡 进入迷失域(limbo)

Cobb的团队中一共5人,加上Saito和Fischer, Reality的飞机上一共7人。

另:迷失域2 Cobb和Mal曾经到过的地方

Cobb说服Fischer进入梦境

 

(后来这个地方失去重力)

相关文章